HOT LINE
iBeauty 專業美容資訊網 關於我們 會員登入 進入手機版

進行水光槍療程 美容師無牌行醫罪成 先例既成 從業員前路何從?[其他][美容]

2016年4月,一位美容師被尋求美容服務的放蛇女警拘捕,指其操作的水光槍療程乃醫療程序,以無牌行醫及管有第1部毒藥兩項罪名將之控告。案件發生 2年,早前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判決,美容師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判罰HK$2,000及監禁兩個月,緩刑18個月。


 案情指女警假扮成顧客前往深水埗一美容院,要求進行水光槍療程,期間曾敷塗含「利多卡因(Lidocaine)」的麻醉藥以舒緩痛楚,並安裝一支備有  5個針頭的水光槍準備為女警注射透明質酸。裁判官梁文亮裁決時指出,涉案美容師知悉水光槍療程涉及注射程序,有機會引發紅腫、發炎等不良反應,又同意注射須由醫生負責,不可能沒懷疑療程須由醫生操作,故裁定其無牌行醫罪名成立;另外,裁判官又指美容師知悉「麻膏」具有減輕痛楚的作用,亦曾詢問女警是否對麻醉藥敏感,認為美容師必定知道使用的藥物為麻醉藥,因此裁定她管有第1部毒藥罪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屬初犯,事發所進行的水光槍療程乃是執行其職務,且她並沒有亦未有嘗試假扮醫生,強調情況與一般無牌醫師執業不同,情況特殊,望法庭考慮判以罰款,惟裁判官最終堅持監禁(緩刑)及罰款。事件塵埃落定,可是以下幾點非常值得大家認真分析:

諮詢是否對麻醉藥敏感 =
一定會使用麻醉「藥物」?
裁判官裁定涉事美容師管有第1部毒藥罪成,理據為美容師在與顧客填寫諮詢表時曾問及是否對麻醉藥敏感,明顯療程中會使用到麻醉藥,否則不會問。

這樣的立論未免斷章取義。作為一個專業美容師,在進行美容護理前先詳盡了解顧客的皮膚與身體狀況,有否對任何藥物敏感,均屬最基本的專業操守之一,也是任何一個國際認可的美容課程(如ITEC、CIBTAC等)均有教授的步驟。

如以裁判官的邏輯推論,即現時全港6萬名美容從業員,每天在療程前詢問有否對藥物敏感,便等如每天都在進行醫療行為?每一位都在做犯法的事?誰知道你不是下一個了?

假定美容師必定認識"Lidocaine"是甚麼
裁判官指涉案美容師入行7年,即使只有中二程度學歷,亦不可能不認識療程中使用的產品所標示的成分;又指她當時使用的「麻膏」雖然未有在香港註冊,未有標明為毒藥,但包裝盒和說明書上標有英文字Lidocaine,美容師不可能不了解箇中含義,因此裁定其管有第1部毒藥罪名成立。

事實在絕大部分的實例中,美容院所用的產品皆由東主或採購部購置,一般前線美容師並無參與採購過程,故難以斷定他們必然掌握或理解產品蘊含的任何一種成分,何況成分是英文名稱;此外,香港並無實行標籤法,美容產品毋須標示所含成分,而一般生產商只會標出活性成分以增加消費者對產品的購買慾,未必會列明產品蘊含的所有成分。因此,美容師不知道所用的產品屬於藥物,或不認識產品包裝及說明書上所列的成分,絕非不可能,試問一下讀者們在閱讀這篇文章前,又認識"Lidocaine"是甚麼了嗎?

女警表明希望接受美容療程,而非醫療程序
警方放蛇行動中,女警開宗明義表示為了扮靚而尋求水光槍療程這項「美容服務」,且她在事前完成療程問卷,已知悉療程有風險,被告知道是由美容師操刀,可見涉案美容師從沒有意圖偽冒醫生身分為女警進行醫療程序,結果卻比過往無牌行醫案中刻意冒充醫生或中醫師的個案判處更為嚴厲的刑罰,教人瞠目咋舌。

醫療行為包括但不限於皮膚診斷?
辯方提出美容師在整個過程中未有進行針對疾病、創傷或病理的診斷,故並不涉及醫療行為,但被裁判官指在法律條文的定義中,醫療行為乃是包括但不限於對疾病、創傷或病理的診斷,因此美容師對顧客的美容診斷亦可能屬醫療行為。

這樣的說法太令人震驚!法律條文到底該如何界定?怎樣才不算是醫療診斷?察看顧客氣息好與否是否又屬於醫療行為了呢?

縱合以上幾點皆表明是次判決實在顛覆美容界過往「正常」的認知,猶如欲加之罪,只為強行把正常的美容服務捏造成醫療程序,這叫美容從業員如何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