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LINE
iBeauty 專業美容資訊網 關於我們 會員登入 進入手機版

摘荔枝有迷思[其他][其他]


這2星期超級炎熱,休息日沒去游泳沒去滑翔,因為有更重要任務─回總部收集天然資源並予以善用─即是回媽媽的農田採摘荔枝和黃皮,再幫她送出去給朋友。是,是送出去的,不是賣的,因香港租金冠絕全球,租個地方來賣是會血本無歸的,不如分享更好。
今年本應是荔枝大造的,但遇著花期時大雨及整年來沒有太多料理,收成並不算太好。媽媽年屆90,已不可能像從前般經常到田間打點;我們又各忙著自己的工作,所以對田地及農作物確實都是疏於管理的。但既然果實已成熟,還是得抽時間去採集,一則不要浪費掉(媽媽會很傷心的), 二則原來果樹長了果實不採摘,是會影響來年收成的。
連續2星期摘荔枝的日子都是烈焰高掛,真正是名副其實會曬到溶的!首天要對付的是2棵十來廿尺高的桂味,幾個人便足足花掉了一整天的時間。我本身是汗人,在卅多度烈日當空下工作一天,流汗應該不少於5公升,加上一天的勞動,保守估計最少輕了2kg。誰說減肥難?就看你敢不敢幹!
這樣勞動一天,之前的自我評估是─對我這種一放假便上山下海到處跑,等閒在山間日行數十公里的反斗星來說,該絕對能輕鬆應付。但結果是完成當天任務回家後,用「全身散晒」來形容,實在是絕對沒有誇大!
這時不禁又回想起小時候一個迷思─為何買跑車、買遊艇、住豪宅的,都不是每天辛勤勞動、為大家提供生存所必需的食物的農民,而是那些坐在冷氣房內從事無中生有的「空手道」,從來都沒有真正為人類生活作出過實質生產的金融才俊呢?前者的存在或實質價值不是更大嗎?我小時候真是這樣想的,而且經常在想。
那我有找到答案嗎?答案好像是有的,最簡單和最權威的答案是─那是「食腦」和「食力」的分別(而當然的推論是聰明人「食腦」,蠢人才「食力」)。即是用最小的力度和最短的時間去賺最多的錢,亦即是《奪命金》電影裡面的一句對白:「槓桿,槓桿,再槓桿!」
其實方法、原理和利用人的慾念這些概念我是明白的。只是,那算不算「道」,是不是「理」,是多年來我一直都無法苟同而已。
我也會作這樣的假設,然後問自己─如果「農民」和「金融才俊」2種人之中,只許保留一種在世上,哪種人會是你的選擇呢?哪種人對人類重要些呢?從小便令我最困惑的是,其實答案大家都很清楚和肯定的,但當你問身邊的同伴長大後想做甚麼職業,幾乎沒有一個會選擇或期望做農民的。
就連我媽媽的想法都一樣。因此,她從來沒有要求我們長大後要承繼她的衣缽,從小也沒有刻意傳授我們耕作的技巧和經驗。只會叮囑我們要好好努力讀書,將來長大搵份好工,不用像她那樣辛苦。當你回想你已省去了一整年的工夫,只是去採摘一天成果(荔枝),便弄至全身散晒,你就可想而知甚麼是辛苦了!
不過嚴格來說,「全身散晒」於我只是相對比較疲勞的一種狀態,其實我完全不覺得今次任務是辛苦的。這實有賴媽媽從小到大對我們有負責家務和農務工作的要求所訓練出來的(我常說讓小孩子參與工作真的很重要)。所以這種疲勞的工作,我還是幹得挺開心的。
早幾年已有歸隱田園的想法,只是目標不在香港。對,香港是沒有田園讓你歸隱的。香港沒有土地擁有權的,一天政府和發展商要收地,你是沒辦法或不夠膽不賣的。而且只要你在香港生活,是很難歸隱的,除非你已經收夠籌,搵夠錢(但在香港,又要多少才是「夠」呢)。否則,在香港生活,是幾乎每天都要加油,每天都是要衝的;即使你有些資產,都要每天想辦法投資,或想辦法保住你的投資,很累人的!而且這種疲勞,絕不下於上樹摘荔枝!
由於不是賴以為生,因此更可輕輕鬆鬆地幹。那天在樹上邊摘邊吃,想起了東坡居士的《惠州一絕》:「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蘇東坡當年被人告以衰多口的「譏斥先朝」罪名,被貶至嶺南。嶺南兩廣在古代被稱為南蠻之地,中原人士都不願到廣東的。羅浮山為嶺南名山,在廣東博羅、增城、龍門三縣交界,多峻嶺峰巒,風景秀麗,一帶亦盛產荔枝。很大可能東坡先生是被這裡的荔枝和山水所吸引,於是對嶺南產生了熱愛之情,連被貶到此地也視為樂事,寧願長作嶺南人,也不想回京當高官了……我想一定是這樣,除非不是!
到底東坡先生其時是真心隱世遁俗,還是無奈避世?相信今天不少香港人亦正處於這種不知應「出世」還是「入世」好的兩難心境。至於我的選擇,則仍然是Enjoy摘荔枝多於做槓桿。
BTW,有朋友問我家中到底還種了幾多種水果?我算一算,龍眼、荔枝、黃皮、楊桃、番石榴、林柿、大蕉、菠蘿、大樹菠蘿、檸檬、木瓜、碌柚和桑子……等等,十來種倒是有的。那豈不是就很大地方?幾萬呎總是有的。那你不是很有錢?可能對今天要花4、500萬才可買百多呎樓的香港人來說,幾萬呎真是很誇張的概念,但以田地來說,其實是很小的。而且不能蓋房子的,大家不用胡思亂想了,其實農民真是很窮的。真•有興趣耕田,不怕辛苦、不怕曬到溶化的朋友,不妨找我研究研究一下農務。